中国服装论坛

联系我们Contact us

设计与商业之间的关系一直以来都是业界热议的话题。一方面设计师们苦恼于如何做出打动人心的作品,一方面在与商业的平衡间苦觅灵感的栖身之所。设计创造力作为本质问题,它的来源与原则关系着将美学引入生活,设计引领生活的使命。在链尚网·2016中国服装论坛的闭幕论坛“创造力的来源”上,来自各领域的艺术家、设计师对此展开了对话。

设计来源于对美的不同理解

“在信息发达的时代,不断叠加的商业压力使设计师们无法专注地思考、设计。我们每天都像机器一样产生一些点子和创意,却无法在商业和设计上达成真正的共识。在销售的压力下,设计师们不得不让步,转而去拷贝各大品牌的发布,导致市面上诸多雷同手稿的出现。与此同时,为了完成指标,做出了很多不中用的设计。”在谈及当前服装设计师的尴尬处境,法国新兴品牌THE KOOPLES首席设计师JI HUI有感而发。 

的确,当商业与设计之间的尊重、平衡,一旦打破,设计受到的限制,显示出现实的残酷。

然而,令设计师们更觉困惑的是:在商业环境下,灵感来源被公众放大,也会使设计师们倍感迷失。而“网红”的兴起也显示出公众的审美盲从性。这时,品牌的包容力决定了设计的话题性、争论性,甚至政治性。

灵感无处不在。”JI HUI以自身的从业经历为例,道出了一条设计界的金科玉律。“我之前做的是一个法国的快时尚品牌,里面包含了很多的摇滚元素。于我而言,捕捉这样的灵感非常容易,毕竟欧洲是有这样的氛围和文化在里面的。所谓灵感,是要将条框打破,使设计更加突出,最终塑造出品牌特色,这是一全盘的计划和统筹,也是品牌的发展方向和美学的一致性。

而Calvin Klein高级创意设计总监Zaazaa Walid也认为,设计创造也是身份的识别。“我们要做的第一点就是建立正确的设计身份和设计标志。很多新事物诞生在中国这个新兴市场,未来,我们要寻求那些看不到的东西,但一定要融合自身的历史和传统。其次,在人类历史进程中,时装一直存在。人们总是想要再时尚一点。而在我们所生活的全球化世界的今天,对于当前的品牌和设计师而言,如何面对时装?如何确保能够将其和这些新生事情连接起来?最好的工具就是创新。它能够攻入市场,拓展全世界的各类业务。如果你愿意创新,那么世界就是你的

新媒体为创造提供新灵感

在一场时装发布秀中,伴随美好设计一同出现的不仅只是鲜花和掌声,还有手机。而如今,在社交媒体上看秀成为了一种时尚。同时,设计的创造力也来源于新媒体和互联网

今天,有了互联网,我们发现了一个令人惊喜的方式找到惊人数量的信息灵感。对于设计师来说,没有互联网是不能的。任何一个人,只要你参与了时尚产业,尤其对时装设计师来讲,你的市场,你的顾客就在大街上,你要让顾客知道他们到底需要什么。”Zaazaa Walid认为,中国互联网的发展让年轻人通过互联网连接到服装,包括趋势,时装和审美。任何一个时装周都要充分利用社交媒体的力量,设计师要多去其他的国家看看。我们要去需求、搜索那些没有看到过的东西。打破规则,以不同的方式寻求灵感。

对此,联想集团副总裁、设计与用户体验的负责人姚映佳的观点则更直白——智能就是新时尚时尚是漂亮的,但时尚也是改变,智能就是新时尚,因为智能正在改变生活。当前,产业升级+消费升级是大趋势,同时,中国市场融合全球资源。将智能技术和生活内容相结合,为社会和消费者带来价值,把这种融合的趋势和结果称之为新生活方式。

去年,联想团队开展“智能行走”项目,当我们通过智能探索新融合的时候,我们希望看到产业链的纬度。所以,从智能的角度来讲,不仅是智能制造和服务,还有新的体验价值的叠加。姚映佳举例说,基于大数据、云计算,在潮流的引导和选择上,在人们身体的数据的获得和应用上,在库存的关系上,在个人生活内容和服务的创新上都可能找到新机会。所以,开放和跨产业的碰撞是最重要的原动力

艺术为创造力增添源代码

在新的消费时代,文化和艺术的载体是品牌。“以艺术为基础,凭借适合的商业模式,在加上优质的产品,品牌一定可以在短期内做到非常大的体量和影响力。”回归稀奇品牌的发展历程,著名雕塑艺术家、稀奇品牌创始人瞿广慈得出了上述结论。

因此,捕捉艺术与品牌的联系,进而做出好的产品成为品牌在新消费风口下的首要任务。瞿广慈提出了一个问题和一个预言,“一个好的产品的密码是什么?第一是品质。第二是品牌,但是好的品牌需要时间。今天,当中国的资本力量到处横行的时候,我们要反思的是做一个品牌是要花多少年?另外,产品内在核心的源代码也是价格,如果做到了品牌、价格和品质相结合,那么这个品牌肯定会成功。未来10~15年,在中国品牌起飞的时候,将有大量的消费者对更美好的生活有更大的需求,这个任务是要我们来完成的。”

同时,民间文化的深度也是创造力的重要来源。著名艺术家、中央美术学院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主任乔晓光说,“我们处在快速变化的时代,那些快速消失的村庄寄托着文明活着的心灵之原,也激励着艺术家们的创作。一个伟大的传统不是推销出来的,它会在合适的时间显示出真正的力量。”台湾著名装置艺术家王文志通过展示遍布世界各地的装置艺术作品,表达了心灵的概念。“在忙碌的时候,我们很少可以静下心来,而我的作品实际上是身心的归属的地方,那么,它可以与大自然结合,让人们可以躺在那里,聆听自己的声音。

书籍设计大师、视觉艺术家吕敬人也从阅读和书籍的角度解释了文化之于创造的价值。“中国每年出产巨量的出版物,但不是读书大国,中国人读书少不是电子载体之过,一方面是因为应试教育和实用主义的环境,另一方面缺少读来有趣、受之有益的书,这其中就包括对审美的缺失。现在,出版商品化过度引发了反思,我们要减少纸张的消耗。做一本有生命力的书,阅读审美从设计开始,创造阅读美学的书籍设计不止步于装帧